放一些韩叶的说,瞎写写

po主没节操,欢迎调戏> <

关于

Walk the line/01

bug真是多啊……边写边改……外加被捉虫还是一堆……愁人…………

不停地改吧…………………………

 

 

 

第一章

 

叶修是个生活规律的人。

每天清晨七点下班睡觉,下午三点准时起床。尽管他现在已经是个退役选手,但那又如何,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总是对健康有好处的。

这一天他也是如此,退出荣耀后简单收拾了一下,倒在小隔间的板床上很快进入梦乡。他这些年来与荣耀共处了太久,早就学会了自我调节,不管在游戏或者比赛中遇到多么刺激的事,叶修的心绪都是不受干扰的平和。更何况这小储物间光线之昏暗,简直是昼夜颠倒的最佳伴侣。

叶修今天的梦境很简单,没有太多纷扰绚烂的色彩,他在梦中回到了多年之前,和如今还在这里或是已不在这里的人说着日常的对话,因为没什么特别,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忘记了。

睁开眼后第一件事是看了看床头的表,才十点多,时间尚早,可一旦醒来,肚子就难免有些饿,咕噜噜地叫个不停。叶修抓了抓睡得蓬乱的头发,撑着床板坐了起来。他盘算着现在下楼是不是能赶上老板娘剩下的午餐,还是说只能抓盒泡面暂时充饥了。

叶修趿拉着鞋走到门口,把房门打开,意外地发现套间的沙发上坐着个人。那人穿着深灰色的毛衣,沙发扶手上还搭着黑色大衣、皮质手套和羊绒围巾,看上去倒是颇有北方来的客人风尘仆仆的感觉。他手里拿着本《电子竞技周刊》正在翻看着,那是封面人物苏沐橙的一期,被陈果特意买来收藏的。

叶修笑了笑,说:“看完你得给老板娘放回去啊,弄丢的话她能吃了你。”

韩文清这才抬起头来,他面色严肃,听了叶修的笑话也一点笑意全无。不过眼神却是在叶修身上仔细打量了几个来回,从头到脚都看了又看。

叶修等着他看完才摊了摊手:“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问了几个人。”

叶修脑子一转,迅速把几个嫌疑人等排查了一遍,当然最有可能的人选必定是少天同志无疑,他这人从不故意走漏消息,他仅仅是话太多问一答十而已。

“你怎么上来的?”叶修弯下腰,从茶几底下摸出包烟,点上塞进嘴里,他还挥了挥手,“这里可是嘉世的地盘,你……自报家门了?”

韩文清终于把周刊合上,轻轻扔在桌上:“我没那么傻,也不想被人围观。不过比起这些小事,你不如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

叶修弯着眼角笑:“什么情况?”

“你这些天一直在网吧打网游?”

叶修摇了摇手指:“错,是当网管。”

“你……”韩队长似乎被叶修气得没话说,别过脸去,对着空气凝神运气。

“嘿,这么严肃干嘛?这不是挺好的吗,我之前也对你说过了吧,我不会离开荣耀。”

“那时候我以为你是要转会。”

叶修苦笑一下,什么都没有解释。不过这个表情对于他来说却是难得的真实流露,韩文清也一下子领悟到了什么,眉头皱得更深。

叶修却忽然神色轻松起来:“老韩你有挺长时间没到H市了吧,这次来做什么?观光?要不要我带你去转转?不过我晚上得回来上班,恐怕带不了你太久。”

他说着走到韩文清的近前,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碰了碰韩文清的肩,他觉得这个人身体有些僵硬,不知道是在陌生的地方觉得拘谨,还是因为两个人已经太久没有见面。

他以为自己和韩文清不会这么早再相见,所以面对这样的展开也多少有些迟疑。

然而面前的人却没有丝毫的含糊,抓住叶修跳动的手指,直到把整个手掌都攥紧了掌中。韩文清说:“我以为你能猜到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他再一用力,把叶修拉下了几分,脸孔一下子贴近了彼此,叶修身形不稳,只得手撑着沙发靠背,让自己和韩文清的距离保持在尚有空隙的地步。

叶修指间那始终萦绕着的淡淡烟草味,清晰地传到韩文清的鼻腔之中。这气味算不得好闻,至少一点也不香,不过因为是对方的味道,却不惹人反感,还教人觉得熟悉与怀念。

韩文清的脸色已经沉重,手上的力道却放轻了不少,他沿着叶修微微弯曲的背脊抚过,在察觉出这样的身材比上一次见面略显消瘦之后,喉间哼出不满的叹息。

叶修低下头,擦着韩文清的唇尖,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音量回道:“来寻仇?霸气雄图的会长是怎么求你的?”

叶修的话让韩文清想起最近几天每每看到蒋会长都是一副大便秘结的表情。蒋游昨天似乎舒缓了一阵,原因无他,自然是自己带着战队挑翻了眼前这个人后得到了大神金口玉言的保证。不过韩文清在临走之时,又见蒋会长眉目间藏着一丝愁苦,他问张新杰蒋游为什么还这样,张新杰给了他一个微妙的笑容。

“我以为你比蒋游更了解叶秋。”

只这一句话就点醒了韩文清,这大概也是韩文清为什么会一时脑热买了第二天的早班机票跑到H市找人的初衷。

他以为自己了解叶修,但是事实证明这个世界变化得太快,要想知道叶修现在想着什么,要做什么,还是用自己的眼睛看看,用自己的手确认更加直接。

韩文清没有回答叶修的问话,而是手上用力将人往自己怀里又带了带,不容置疑地将这个魔头按在自己腿上,手指沿着他松垮的上衣钻进内里,指尖接触他的皮肤,有点凉,这个室温下叶修只穿了层单衣在套间里晃来晃去,势必兜不住体温的流失。

叶修难得地表现出了温驯模样,垂着眼角,任凭韩文清的指茧在腰间逡巡,他双手自然地打开,悬在半空,指间的白雾还在缓缓升腾着,他这样像是已做出了“随便你摆弄”的姿态,任人宰割,毫无怨言。

然而韩队长还不至于像他这样无下限,这套间客厅又没锁,兴欣网吧的人推门就能看见这一幕。要是被人知道霸图现队长和嘉世前队长暗通曲款,做出(严格来说是即将做出)些不堪入目的事情,恐怕下一期电子竞技周刊的网络版就不知道要登些什么新闻了。

韩文清推开叶修站了起来,拉着他朝他刚刚出门的方向走过去,在推门之前问:“是这间屋?”

叶修点点头,韩文清手上用了点力,储物间的门便吱呀打开。

在完全看清这间小屋的环境之后,韩文清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极了。也或许是这隔间的光线太差,饶是这午后正好的阳光,也只能泄露进一角,驱不散韩队长脸上的寒冰。

“你就住这里?”韩文清的声音比平时还低了几分,叶修简直以为自己不是在领他参观宿舍,而是被他撞破窝藏罪犯的据点。

“嗯。”

“嘉世到底……”

叶修朝他比了个嘘字:“我时间不多,晚上还要上班。”他说着朝床边走去,一屁股坐下,将过长的烟灰在床头的烟缸里弹了几弹。叶修尽量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朝床上倒去,四脚朝天的,他的家居裤似乎短了一截,露出削瘦的脚踝。他的脚趾也瘦长,白净整齐,和他的手指看上去特别配套。韩文清想了想,就也在他身边坐下,用手去捂住叶修的脚。

叶修夹着烟倒抽了一口冷气:“没发现你还恋足?”

韩文清瞪他:“我只是看你这样挺冷。”

“是有点,不过反正很快就会热起来了是吧?”叶修说了句特别庸俗的调情用语,即便是韩文清这样从来不看言情剧的人也觉得三流小说电视里滚床单之前都会用这样的句子开场。但是偏偏对他还很受用。

韩文清就是觉得叶修这样懒洋洋摊平了对自己张开手却无精打采地等着做爱的样子也很好看。他必定是审美有问题。但说到底了,审美没问题的人也不会喜欢叶修。

韩文清低头去堵叶修的嘴,让他接下来不要再说些乱七八糟的话,叶修心领神会,胳膊自然地攀上韩文清的脖子,交叠着,用手摩挲着他有点扎手的短发。

“把烟掐了。”韩文清亲了他一会儿,觉得脖子后面一热,拿手一呼噜,竟然在脖颈上摸到点烟灰。

 

 

评论(2)
热度(51)

© 惊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