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一些韩叶的说,瞎写写

po主没节操,欢迎调戏> <

关于

三年一班叶修老师/01

今天在36瞅了一眼,竟然有人在报社,吓了一跳。这篇也没什么存文,因为正好赶上考试就持续地装死中了。本来不想发过来显得坑很多的样子,不过想了想还是留个档吧,以示我一定填坑的决心_ノ乙(、ン、)_  

其实篇幅应该不长,等我下个月回来填填~

 

 

第一章

 

魏琛沿着三年级教室的走廊从头走到尾,偷摸地挨着教室后窗玻璃往里瞅了个遍。就在同一时间,学校正在礼堂门口举行开学第一天的升旗仪式。校长冯宪君的声音透过广播,铿锵有力地传遍了学校的每一个角落。

魏琛作为年级教导主任,此行的目的就是要检查各个班级有没有漏网之鱼。他跟着这批学生从高一升到高三,早就知根知底摸了个透,尤其学生们升到三年级全都混成了老油条,可没新入学的小孩那么好对付。

魏琛拿着纪律登记本搞了几次突然袭击,不过眼下留在教室里的学生却都是早有防备,不是脚上打了石膏的,就是兜里揣着正经八百病假条的。魏琛问了几个,全没找到破绽,也就怏怏地没了兴致。

这三年级的教室一共占了两层,七班、八班中间正好隔了上下楼的楼梯,再往上走其实已没有楼层,只是通向探出去的露台罢了。魏琛查完最后一个班刚要下楼,手摸到楼梯扶手往上瞄了眼,心里就是一动。

教室里是没闲杂人等了,但其他地方呢?

他抻着脖子往上一看,哎呦,楼梯间的门还真没锁,只见那边微微开着一道缝,有明亮的阳光挤了进来,照得楼梯间的微尘在光柱中轻慢地飞舞转动。

魏琛一拍大腿,立马改了路线,直奔这半截楼梯的出口。

他蹬蹬蹬三步并两步上了楼,到门前大手一挥把门一推。这吱嘎嘎的声音在冯校长广播声的遮盖下也算不得什么,完全没惊扰到背对着魏琛站在露台上的人。

这人背对着魏琛,穿一件短袖白衬衫,牛仔裤,他微微弓着背,俯趴在栏杆上向下望,似乎是在欣赏楼下站得整整齐齐的升旗队伍。楼顶风大,不时有风卷着他的衣角翻飞,把他的白衬衫吹得鼓鼓的。

魏琛眼尖,一眼就瞅到这人手指上夹着的半截香烟。他快步走过去,拿纪律本拍了下那人的脑袋,没好气地说:“学校里抽烟,扣分了啊。”

那人这才回过头来,看着魏琛也不着急,两指夹着烟送到嘴边深深嘬了一口:“扣多少啊?”

“看在熟人的面子上给你打个折,五十分。”

“魏主任你也太狠了吧?教职工连找个没人地方抽两口的特权都没有啊?”

“老叶你注意点素质啊,公众场合禁止吸烟懂不懂啊,老师是学生的榜样你知道不?人开学仪式都在底下升国旗呢,你蹲楼上抽烟算啥榜样?”

被叫做老叶的这人其实一点不老,看模样二十过半,比魏琛年轻多了。眼神不好的离远点看身形像个学生,不过凑近瞅瞅,这副老神在在的模样可不是十几岁的高中生能装出来的。

“老叶”似笑非笑地摸摸裤子口袋,从里面掏出个烟盒,往魏琛面前递了递:“来根?”

魏琛也不客气,一边说着“不爱抽你那破烟”,一边往盒里摸,可等到眼神扫到外包装后,不禁又叫道:“哟,叶修,你怎么换烟了?”

叶修咬着自己半截烟浅浅地笑,把盒揣回兜里后还不忘给魏琛送过去打火机。

魏琛捏着烟屁股塞进嘴里,用手挡着楼顶的风把火点上,深吸一口气说:“看你抽了一学期云烟,还以为你就认准了呢。”

叶修笑道:“我又不是孙哲平。”

他们三年级老师里出名的两杆大烟枪就数叶修和魏琛,剩下的也有抽的,像刚才说的那个孙老师专抽云烟,五班班主任楚云秀爱抽芙蓉王,但人家瘾都不大,不像这俩人凑一块吞云吐雾地就没完没了。

魏琛和叶修对烟都来者不拒,什么牌子都能抽几口。当初魏琛刚认识叶修的时候,这小子正跟他们现在带的学生差不多大。

叶修从那时候就谙熟浑水摸鱼之道,逮人不留神的空就偷偷跑到楼顶抽烟,魏琛当场抓到过他几次,头一次是没收香烟加警告,谁知道叶修一点没怕这个刚毕业的菜鸟老师,不仅不收敛,后来还索性邀魏琛跟他一块抽烟。当然那时候的魏琛还是很正直的,几巴掌把这倒霉孩子拍跑了。

谁知道世事难料,几年之后,魏琛再见到叶修,这家伙却是大学毕业回到母校来当老师了。

“你这是要来毁人不倦吗?”魏琛对着这个新同事忍不住吐槽。

“哪敢哪敢,我只是想跟随魏老师的脚步,为祖国教育事业添砖加瓦。”叶修回答得特官方,特自然,特不要脸。

只不过叶修说得也并非虚假口号,他自从来到荣耀高中之后,送走的毕业班学生考得个顶个的逆天,没几年功夫就混成了明星教师,多少学生家长挤破头想把小孩往他班上送。

真是奇了怪了,魏琛想,这小子难不成是天生当老师的材料?

明明看着也没什么特别的。叶修不像老教师那么严厉,也不会像刚毕业的小年轻那样对学生热情似火,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班上氛围又好,学生学习兴致又高。如果光凭运气也不应该年年都这么顺。反正到如今,叶修已经成了荣耀高级中学名副其实的第一人气教师,连续带高三组已经进入第四年,这就是实力体现。

不过今天一看见叶修,魏琛就忽然想起个事。

他说:“老叶,听说咱们冯校长在Q市挖来一个特牛逼的数学老师。”

“是吗?”叶修一点都不惊讶,冯校长这些年可没少在师资上下功夫,花重金聘名师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是啊,而且听说这老师好像跟你一个大学毕业的呢。”

魏琛这么说,叶修倒是有了点兴趣:“叫什么名?如果上下不差几届,没准我还认识。”

还没等魏琛开口说话,就听见冯校长对着话筒又重新“喂喂”了两声:“在开学典礼的最后,我给大家介绍几位从新学期开始受聘于我们荣耀高中的优秀教师。首先——有请韩文清,韩老师上台跟大家见面。”

魏琛一拍脑袋,指着那台上说:“对,就是这人。”他回头一看,一向波澜不惊的叶修脸上竟然难得露出惊讶表情,嘴里半截烟头也掉到了地上。

“你认识这韩老师?”                                                         

叶修张了张嘴,半天才说了一句:

“岂止是认识……”

 

叶修和韩文清第一次见面是在大一下学期。这二人恰巧是K大同级没错,不过叶修学的是教育,韩文清念的是数学,跨了专业跨了院,若不是机缘巧合,也不可能有什么交集。

当然,这相识到底算是机缘还是积怨就另在一说了。

叶修刚入学那会儿日子过得十分艰苦。他在志愿填报时跟家里起了点冲突,父亲的意思是想让叶修念商科,结果叶修却跑去修教育,气得老爸吓唬他说要断他生活费。可叶修这倔脾气哪里怕这个?他拎了个包就奔去K大,他入学成绩挺好,有奖学金在身,可他也知道这几千块钱能撑一时撑不了一世,于是决定发挥自己特长,勤工俭学。

叶修同志的特长是什么呢?那就是打游戏。

他这天分自很小的时候就崭露出来,无论是PC单机家用机还是网游,叶修都玩得超乎寻常的好,尤其是一款叫荣耀的网游,叶修很是喜欢,从游戏内测时他就注册了账号卡,高中时和好朋友一起在游戏里泡了两年多,对荣耀的种种他也熟悉得不能再熟。

等奖学金入手后,叶修同志就直奔网吧,发挥特长在游戏里刷副本、刷boss、刷装备、刷稀有材料,再转卖给有需要的人。人民币玩家尤为喜欢叶修,毕竟有的东西用钱都买不到,有高手赚外快,他们也图个省事方便,双方都共赢,真是再好不过。

大学里玩荣耀的也不少,叶修网吧里泡得久了自然认识不少人,有人公会里刷本就乐意叫上他,而叶修凭借自己风骚到匪夷所思的技术很快在K大的圈子里出了名。

学校BBS的荣耀版里有不少人发帖讨论他,虽然未见其人,但叶修在荣耀里的ID“君莫笑”,却已经是个传说。想刷副本吗?去找一年级那个君莫笑,十有八九能给你刷个记录出来。

叶修就这样,充分利用业余时间打起了零工,赚得不算多,但维持生活绰绰有余。

而不巧的是,K大以数学院高年级学生为首组建了一个学生社团“霸气雄图”,走的是业余电竞战队的路线,还在荣耀里组建了自己的公会。韩文清同学是数学院一员,又是荣耀老玩家,技术过人,自然在纳新的时候就被战队拉拢进队伍。

霸气雄图社曾经也拉拢过叶修,还用加入公会的好处等等劝诱了叶修一番,但被叶修婉言谢绝。

他没什么集体观念,也不觉得需要战队或者公会的支撑才能在荣耀里混得好。“君莫笑”已经够强,至少养活自己没什么问题。

霸气雄图的队长碰了个软钉子,却也秉持着风度没跟学弟计较。

但没想到之后的半年里,“君莫笑”刷记录抢boss的业务越做越大,竟然抢到了自家校队的头上。他们鸡飞狗跳地对抗了小半年,又在某次市里举行的业余战队的挑战赛上见面。这个叶修竟然被收买去做了B市某战队外援,帮着他们一路打进了决赛,还把霸气雄图在半决赛里刷出了局。

霸气雄图的队长大哥气得直跳脚,不过技不如人也说不得什么。队长那时候已经大三,马上就要投奔出国大军,在半决赛结束后就准备退部。

他托孤一样把“霸气雄图”托付给了最看好的学弟韩文清,还眼含热泪给韩文清提出了几点希望:“带好队伍!带着咱们K大拿个冠军回来!还有,再看见君莫笑一定要好好打败他。”队长特意嘱咐韩文清,只要他击败君莫笑,就赶紧第一时间给自己通风报信。

 

韩文清是个认真的人,严谨的人,接手校队以后果然让队伍上了个新台阶,连着几年也拿了大大小小不少的奖励。而唯有最后一点,老社长的可怜心愿——打败君莫笑,一直未能很好的实现。

叶修后来就没怎么参加过挑战赛,据网上的传说是职业战队里有不少星探来挖他,叶修被烦得够呛,就懒得再出席正式的比赛。理由真假暂且不提,只是没有正式比赛,韩文清就很难判断自己到底有没有“好好地打败”这个君莫笑。

他们在游戏里PK过不少次,各有胜负;从副本记录看呢,韩文清的队友素质比较好,记录略胜一筹,可到了真枪实弹抢boss的时候,叶修带领的野队却常能打得各大公会哭爹喊娘,丢boss、掉经验、爆装备。

他狡猾、技术过人、战术多变。

韩文清做了三年的校队队长,也就跟叶修斗争了三年。以至于两人毕业很久以后,K大荣耀圈还流传着两大高手的对抗传说——霸气雄图的“大漠孤烟”和野生大神“君莫笑”就好比水火不容的代名词。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实际上,叶修和韩文清在私底下关系还算不错。

毕竟同学一场,隔三差五的PK多了,就自然而然地聊得多了,从副本攻略到公共课作业答案,多个人干活总比单干轻松。从外面看上去总是针锋相对的二人,内里却是更类似于朋友的微妙存在。

转眼二人大学毕业,叶修回了母校做老师,韩文清也回了家乡Q市。两人自毕业就再没见面,不过网游里倒是常能看见。韩文清至今还在发挥余热帮着校队学弟刷boss和副本,而叶修有空没空碰见“霸气雄图”刷boss时也会不惧“大魔头校友”的恶名跑过去捣乱一番。

所以叶修才会说“岂止是认识”。

他暑假里最后一周还抢了“霸气雄图”一个65级的野图boss,气得校队的现任队长跳脚骂了好久。

 

这些事放在一边不提,叶修只是纳闷:

韩文清转到H市当老师,这么大事,为啥提前不告诉他这个老同学一声。

不过仔细想想,两个人虽然熟悉,却也从来没怎么谈过彼此的生活。大概还没熟到那份上,叶修想着,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把烟头捻灭在天台的栏杆上面。

楼下冯校长的演讲已经到了尾声。

几个新聘来的年轻老师们在讲台上排成一列,韩文清站在正中,他个子最高,背脊又拔得最直,很是显眼。虽然离着这么远,叶修也想象得出韩文清脸上那万年不变的严肃表情。

韩文清当老师,好像挺合适。

别的不说,课堂纪律肯定全校第一。

他还想再瞅一会儿,可眼看着学生们的队伍解散了,三三两两地往教室返。年轻的欢声笑语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

魏琛也问他:“再过十分钟打铃了,你下节还有课吧?”

叶修这才回过头,懒洋洋答道:“是啊,得连上两节呢。”

 

评论(3)
热度(53)

© 惊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