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一些韩叶的说,瞎写写

po主没节操,欢迎调戏> <

关于

三年一班叶修老师/02

第二章

 

叶修教语文。

刚进荣耀高中的时候,冯宪君曾问他想教什么。一般老师的分配是看其大学主修的专业和特长而定,叶修的回答则是“什么都行”。

什么都行这个答案在冯宪君耳朵里就相当于什么都不行。

虽然叶修资格考试、面试成绩什么的都不错,但是冯校长更喜欢有特长的老师,于是开始的时候并不怎么重视这个小年轻,让他去带高一的语文课。

高一的教学任务在学校里相对较轻松,年轻老师也都得在这个岗位上开始历练。叶修那时候还不是班主任,穿得比现在还随便,还青春,也正赶上如今孩子们长得都高大壮实,他往学生堆里一扎简直分不清谁是老师谁是学生。

冯宪君最初没把这个新人太放在心上,不过时间久了也知道叶修在学生老师中间风评都不错。这个小年轻看上去有点吊儿郎当,对待教学却还挺认真。年底转正的时候,冯宪君和一些资深老教师听了叶修的公开课,不少老前辈都夸他课上得灵活,课堂气氛很好。转眼到了期末考,叶修班上学生的语文成绩整体都很不错。等到下半学期,正巧叶修带的一个班的班主任休产假,学校里又调不出去其他人手,就赶鸭子上架把这小子推上了班主任的台。

出乎冯宪君的意料,叶修接手班级以后,学生的成绩提高挺显著的。这个进步倒不体现在尖子生那部分,主要是平均分上去不少,而且从前有几个在年级垫底的特别调皮捣蛋的男生,全都收敛了不少。

第一学年期末考成绩出来之后,冯宪君和校领导对叶修大为赏识。本来按照常规安排,叶修是应该再带几次低年级熟悉一下授课。可谁知那个班学生哭着喊着非要叶修老师跟着他们升级,校领导也就破例,算是一次大胆的尝试。

可喜的是,叶修没让校方失望,顺顺当当把学生们带着毕了业。他们那个班,不仅成绩过硬,凝聚力还特强。

冯宪君曾经半开玩笑地问叶修有什么带学生的秘诀,叶修东拉西扯的,并不正面回答校长的试探。冯宪君也就没多追究,他也懒得管这小年轻到底是威逼还是利诱学生了,只要学生满意、家长放心,都能进个满意的大学,就算完成了任务。

 

就这样转眼几年过去,叶修自从带过毕业班后,各种巧事碰在一起,就再没从这个前线阵地上下来。

其实本来这两年学校从各地挖来不少强力师资,带毕业班的优秀人手也渐渐足够,冯宪君想着今年让叶修去带高一休整一下,结果暑假前跟他一商量。叶修却说,今年无论如何也得带毕业班,因为他有个熟人的妹妹在这届。

“我正想跟您商量,能不能把我调到那个班上去。”

冯宪君问:“哪个班?”

叶修说:“一班。”

冯宪君又问,谁是让你特别照顾的那个学生。

叶修也没隐瞒,说是苏沐橙,自己发小的亲妹妹。冯校长也就顺水推舟,让叶修继续在毕业班留了一年。

 

叶修带的一班是重点班,包括苏沐橙在内,有好几个学生在年级名次出类拔萃,不过也有几个老师们普遍反应的刺头。其中一个叫楼冠宁,一个叫包荣兴。楼冠宁这学生的问题是家里有钱,太有钱。其实凭楼冠宁的成绩本来考不进荣耀高中,不过家里财大气粗,硬是用钱砸进了荣耀的重点班。而包荣兴呢,说他成绩不好吧,偶尔也会考出令人刮目相看的成绩(例如中考),但是夸他两句吧,下次就考到吊车尾的地步了,总而言之是非常飘忽不稳定的一个学生。若说只是成绩不大好也就罢了,这俩男生还特别调皮捣蛋,这两年大祸没闯,小篓子却是捅了不少,让老师们极为头痛。

叶修在接班之前也从魏琛那里听了不少这哥俩的光荣事迹,什么高一时给学校肌肉雕塑上画了一对胸罩啊,高二把退休返聘的老教师的假头套给藏起来什么的。

魏琛叮嘱他,你主要看住这俩货就行,别的孩子还算比较听话的。

叶修倒不发愁,只是叼着烟一边听这些倒霉事,一边乐。

 

新学期第一天,叶修也没把课程安排得太紧,主要是跟学生们唠了唠闲话,然后讲了一下复习进度安排。大多数班都是老师带着直升过来的,像叶修这种空降的情况不多。为了尽快彼此熟悉起来,下午的自习课还改成了班会。

叶修就这样忙活了大半天,等得出空闲,想着是不是找找老同学叙旧,结果掏出手机来才想起来,自己好像没有韩文清电话。

他俩偶尔联系都是在网上,不在同城也就没交换电话号码。叶修今天一天都没在办公室里碰见韩文清,想着大概是新来太忙,还是去找魏琛问问。

叶修打算好了,就出了临时休息室。这时间正是下午第二节课,走廊里安安静静的,只有窗外传来远处低年级学生朗读课文的声音。

叶修转过楼梯往楼下走,却正好看见走廊里蹲着个人,缩在四班教室门口不知在鼓捣什么。

叶修看着这人影眼熟,迈步走了过去。

 

蹲着的小孩手里拿着个手机,噼里啪啦按得飞快。他精神高度集中,叶修脚步又轻,直到走到他跟前都没发现。

叶修也蹲了下去,吸了口烟喷了小孩一脸。

小孩被叶修吓了一跳,“妈呀”一声往后一退,摔了个屁股墩。不过他反应极快,马上就压低声音,话却像连珠炮一样蹦了出来:“靠靠靠靠靠哥你要吓死我吗,我心脏再强韧也架不住你这么神出鬼没的,还有你能不能注意点素质不要让未成年人吸二手烟行吗行吗??!”小孩一边说着还忍不住朝他翻了个白眼。

叶修却说:“我今年带一班,你得管我叫叶老师,辈分搞清楚先。”

“切还以为什么,我早就听苏沐橙说了,不就给她们班当班主任了吗,但是咱哥俩这多少年的交情了怎么说也得单算吧?”

叶修不答反问:“你怎么回事?人都上课呢你怎么在这儿?”

小孩一听脑袋立马耷拉下来:“这不是罚站呢?”

“又罚站?谁的课啊?”

“楚老师。”

叶修顿时明白了。

这小孩名叫黄少天,是荣耀高中教工子女,从小就在老师们的眼皮底下长大的。他妈妈还刚好教过叶修两年英语,硬算辈分的话,叫叶修一声大哥也确实不算过分。

黄少天从小聪明伶俐的很讨老师们喜欢,成绩也是一直拔尖,不过这小孩有个毛病就是话特别多,尤其是上课那小动作多的,让老师们特别头疼。

要赶上个男老师上课大嗓门还好点,能镇住他。可这楚云秀老师本身就比较文气,上课也不爱靠嗓子吼,估计这黄少天是话说得比老师还多,让人当害群之马给轰出来了。

叶修瞅着他乐:“你新学期也没长点出息啊?”

“呸呸呸呸我这是一时不慎,谁还没有个马失前蹄的时候。”                    

“我看你这反省的不够到位,你觉得我是跟楚老师反应一下比较好呢,还是跟你妈谈谈好呢?”

“别这么狠啊!”

俩人正你来我往斗着嘴,忽然背后有个声音传来:

“你们俩,哪班的,在这儿鬼鬼祟祟干吗呢?”

这声音不算大,却一字一句的掷地有声,带着一股正义凛然之气。

叶修本来没做什么亏心事,被这忽如其来的一声也吓了一跳。他转过身,跟黄少天一起两双眼睛瞪圆了往上一瞅。

跟前这位,还真不只是声音威严,他身形高大,面相也够肃杀,冷冷硬硬居高临下地往这一杵,不怒自威。

叶修嘴里的烟头正好烧得够长,“吧嗒”一声,半截烟灰掉在干干净净的走廊地板上。

韩文清眼瞅着烟灰落地,眉头就是一皱,眼神扫到叶修的脸,又是有些诧异。

叶修也觉得自己当前姿势不怎么为人师表,有些犹豫如何跟老同学打这个招呼,倒是后面黄少天捅了捅他,在他耳根嘀咕:“魏老师是下岗了吗?冯校长这是从哪儿挖来的黑社会大哥给他看场子来了?”

叶修拍他脑袋:“胡说什么,这是新来的数学老师。你早会没去啊?”

“去了啊,站得靠后,看不清。”

韩文清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清俩人嘀咕的内容。或许是听见了,脸上的表情从初时的诧异,慢慢变得微妙起来。

“叶修?”他试着叫了老同学的名字。

叶修很给面子地扬了扬手:“嗨。”

韩文清问:“你在这儿是重读高中?”

叶修狠狠地吐了口烟:“我在这儿教书。”

“看着不像。”
黄少天在背后偷偷乐出声,叶修懒得理他,扶着膝盖打算站起来找回点面子,谁知道刚才蹲太久脚麻了,猛一起身就觉得平衡感不知道丢在谁身上了。他其实只是有点趔趄,也不至于摔倒,韩文清却手快,伸手扶了他一把。

叶修更觉得不爽,不着痕迹地甩开韩文清的手,玩笑似的说了句:

“老韩你跑我们学校干嘛,来追随哥的脚步吗?”

韩文清皱眉:“我不知道你在这儿啊。”

叶修咳嗽一下:“哪有这么巧啊,你还从Q市调到H市工作?”

韩文清特别认真地回道:“冯校长开的工资高。”

 

冯校长到底给韩文清老师开了多少工资,叶修不清楚,不过外来的和尚会念经,看这意思待遇肯定是比自己这从一开始就扎根荣耀高中的原住民强得多。

叶修倒不在乎钱的问题,虽然薪资水平从一定程度上能反映个人价值的实现,但是如果真一心追求高收入,他就不来当老师了。

和韩文清随便扯了几句,两个人之后都还有事,就又要匆匆告别。临走前韩文清忽然问:“你晚上有事没有?”

叶修说:“没事啊。”他目前还是光棍一个,放学后除了改作业、备课之外没什么特别的活动。韩文清哦了一声:“那晚上吃个饭。”

“谁?我?”叶修有点意外。

“还能有谁?他吗?”韩文清用眼角扫了下靠着墙角萎靡罚站中的黄少天同学,后者忍不住哆嗦着移开视线,双唇小幅度地上下启合,似乎是在用唇语诉述着无辜中枪的不满。

韩文清没等叶修回答,扭头下楼了。

“真是个急性子。”叶修说着,干笑了两声。

 

等到了办公室以后,叶修才知道,吃饭的事其实是个集体活动。新调来的几位老师已经被冯校长分好了岗位,为了早日和各自年级组的同事们熟悉起来,教导主任魏琛同志特别安排了这个以年级为单位的聚餐活动。

说是为新老师接风洗尘,不过叶修却觉得老魏是想趁着刚开学还不忙,大搓一顿。

放平时叶修不怎么参加集体活动,不过今天饭局的主角是韩文清,而且对方还特意问了一句自己晚上有没有空,既然当时顺口说了自己没事,再不出席聚餐,就显得不大合适了。

叶修这边响应了老魏的号召,魏老师感到非常欣慰。

“连一向没组织纪律观念的叶修都去了,你们也全都得去!”老魏还拿他当挡箭牌,把想要找借口的人统统推了回去。

 

聚餐的地方就在离学校不远的酒楼,老魏挑了个大包间,两张大桌,后一节没课的几个年轻老师就先跟他过来了。

老魏特意给韩文清留了个自己身边的座位,说是方便给他介绍大伙。叶修则找了个靠近门的位置坐下,他想着看看晚饭的情形,要是同事们都喝high了谁都不认识谁,他就找机会跑路溜了。

老魏知道他的算盘,却也没戳破,只跟叶修说,坐在那儿得给大家看着点上菜。

不一会儿人就陆陆续续来了,挨着老魏顺时针坐了四、六、七班的班主任张新杰、孙哲平和林敬言,三班的班主任王杰希进门看见叶修,一屁股坐在他旁边跟他聊了起来,五班的楚云秀老师和韩文清是一块来的,俩人都是教数学的,好像在交换复习进度的意见。

等韩文清也入座,老魏就站了起来,手拿着酒杯道:“文清也来了,时间差不多,就不等了啊。”

他话音没落地,门口急忙忙跑来个人,喘着气说:“来晚了来晚了,不好意思。”

叶修一看来人就呲牙笑起来:“不晚不晚,来得正是时候,魏主任刚说到最后一个进来要罚酒三杯。”

来的人叫张佳乐,二班班主任,跟叶修也是老熟人,没事就在一块拌嘴。要搁以往叶修这么拿瞎话唬他,张佳乐早就跟他杠上了,不过今儿张老师心情似乎特好,眼角眉梢带着笑,说了句“去去去”也没怎么搭理叶修直接朝着孙哲平就走过去了。林老师看他过来,起身给他让了个位,自己往旁边挪了张椅子。张佳乐也不客气,大大咧咧地往俩人中间一坐,脸上表情眉飞色舞的。

林敬言推了推眼镜,问:“张老师今天怎么这么高兴?”

张佳乐也不掩饰:“嘿,老林,我们班新转来一学生你知道吧。”

“知道啊,是那个孙翔?好像是从X中过来的。怎么样?”

张佳乐一挑拇指:“摸底考试能进年级前五。”

“嗬!可真不赖。”

张佳乐有点小得意:“虽然比小周还是差点,不过这个成绩已经挺出乎我意料了,”他说着看了看对面的叶修,“叶老师哇,今年看这意思我可要领先一步啦。咱二班可是人才济济啊。”

 

张佳乐和叶修拌嘴诸位老师早就见怪不怪,这俩人打认识开始就一直以互损为乐,不过遗憾的是张老师时运不济,老赶不上好班,拼得脸红脖子粗也赶不上叶修班的成绩。为此张老师老被叶修埋汰,叶老师劝他别追求太高,“赶上荒年能填饱肚子就不赖,何必还非得豁出去命交皇粮”。

张佳乐自从前年高考又输了一筹后就始终憋着口气,跑到下面去带高二,这次赶上他点正,班级整体水平好不说,还有几个成绩特别优异的高材生。其中被他“小周小周”挂在嘴边的男生叫周泽楷,常年第一,即使偶尔失手也会保持在年级前三的水准。除了周泽楷这个得意门生之外,他们班长江波涛也是个好苗子,学习好人也懂事。有这俩人在张佳乐就觉得自己左青龙右白虎的,在年级说话倍儿有面子。今年再转来个孙翔,张佳乐更觉得如虎添翼。他想起今年算命的先生给他占了一卦,说是下半年开始合该他转运,行的是“事业通达”之运,张佳乐觉得应该指的就是这茬。

不过面对张佳乐的挑衅,叶修依旧不以为意,他淡淡一笑说:“这不还有一年呢吗,着什么急?”

叶修的话引来其他老师共鸣,大伙都纷纷点头。

王杰希老师说:“我们班高英杰就是岁数小了点,胆也小,不过我看今年他都适应了高中生活,成绩提高得也很快。今年我看好他。”王老师说起自己得意门生是毫不谦虚,一双大小眼里饱含满满的笑意。

叶修在旁边笑道:“高英杰胆小都是你惯出来的,你看张老师班上那卢瀚文今年不才14,一路跳级上来的还是不跟班上玩得好好的。”

王杰希看了张新杰一眼。

这个被叶修点到名的人依旧淡定地往自己盘子里夹菜,有节奏地吃几口菜又喝一口汤,秉承吃不言睡不语的习惯完全没把旁边人的来言去语当回事。

王杰希笑了笑,并没反驳叶修,只说道:“张老师班上环境好,学生心态普遍年轻。”

 

魏琛一看这帮老油条光忙着在这热火朝天地拌嘴了,倒是冷落了新来的韩老师,这不是把饭局的正题忘了?赶紧吆喝一声,让大家回归正题,该喝酒来喝酒,该自我介绍自我介绍。

从挨着他坐着的张新杰开始,魏琛都简单给韩文清介绍了一遍。韩老师虽然面相略凶,礼貌却还周全,跟同事们一一打过招呼,也象征性地敬了一圈酒。

酒到了叶修那里,韩文清却没举杯,径直地把叶修绕了过去。

叶修手都放在杯壁上了,却眼瞅着韩文清面不改色地转到隔壁,心下了然,就没做声。

这点小动作却没逃过张佳乐眼睛,连忙叫道:“哎,韩老师,你还漏了一位啊。叶修在那儿。一班的。”

韩文清回头扫了一眼叶修,叶修正好抬头看他,俩人一对眼,脸色都僵僵地难看,似乎是回想起来什么难以言喻的往事。

韩文清说:“不必了吧,我跟叶老师认识多年。”

叶修苦笑:“其实我以茶代酒也行。”

张佳乐倒是并不知道他们是老同学,惊讶地歪着头问:“你们……”

韩文清说:“以前是同学。”

张佳乐笑了:“这么说叶老师的酒量你也早有耳闻。”

韩文清点头:“对,有名的一杯倒。”

 

评论(3)
热度(57)

© 惊蛰 | Powered by LOFTER